国家公务员(申论)模拟试卷答案2

2020年07月16日 48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答案地址

点击查看答案

答案链接

https://www.zxstw.com

申论---为题目类型
给定资料 1.电影圈近两年冒出的一个新名词——粉丝电影,至今仍没有一个固定的解释。顾名思义,粉丝电影是属于粉丝的电影,粉丝这一群体对于电影起着决定性作用。一般而言,粉丝电影被解释为“主打粉丝群体,迎合某偶像粉丝而拍的电影。一般制作成本较低,只对特定人群有着非看不可的意义”。 一种现象的出现,与周围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在这个信息爆炸、资讯高速发展的时代,为了能在嘈杂的信息环境中脱颖而出,吸引更多的关注,不少电影投资方直觉地选择明星效应,在电影的营销中甚至强调“粉丝营销”,这也是符合产业发展规律的,粉丝电影有着其存在的合理性。 票房是电影是否成功最直观的体现,电影的上映都承受着拉动票房的压力。电影需要偶像的根本原因是电影需要票房,偶像带来粉丝,粉丝利用各种手段帮助偶像催生票房。商业电影大行其道,票房盈利成了创作的主要或唯一目的。粉丝电影有一部分完全是制片人和投资者为迎合大众口味而摄制的。一部电影若想获得丰厚的票房成绩,或买情节,或买特技,或买明星。大多数的粉丝电影为中小投资型,受资金投入、科技等因素的局限,相对简单的制作并不足以使其在电影圈站稳脚跟,只能起用偶像明星,充分利用其强大的明星效应吸引粉丝群体、媒体的广泛关注,这是保证电影票房收入较为保险的一种手段。 当前娱乐业正处于高速发展时期,偶像明星名目繁多且不断涌现,如不转型他们恐难以得到长久稳定的发展。无可争议,在音乐、舞蹈、戏剧等所有娱乐形式里,电影的影响力最大。电影是一种制造明星同时依靠明星制造的特殊产业。通过电影,演员才能接触到多种不同类型的角色,真正得到表演经验上的累积以及演技上的磨炼提升。而且,电影演员的职业生涯远比唱歌、演偶像剧的明星长得多,也更具备社会地位及影响力。出于对自身发展的考虑,许多原本不属于电影圈的偶像明星乐于转型,参演电影为自己扩宽事业道路。利用非专业偶像的“明星效应”,跨界参与电影通常能够产生不错的票房成绩。 电影市场一直有个通病:效仿、跟风现象严重,创意不足。当某种形式的电影取得成功后,制作者们便开始了疯狂地跟风,题材重复直到观众厌烦。结合《孤岛惊魂》14倍的疯狂回报率的经验,许多发行人投资者更加笃定地认为“偶像+电影”这一模式十分可行,由此引发的疯狂投资,将偶像与粉丝捆绑,让粉丝电影这一类型的电影更加活跃于市场。接下来,杨幂在《孤岛惊魂》大获成功后陆续出演了6部电影,李宇春则在唱歌之外频繁出现在大银幕上,在徐克的《龙门飞甲》中饰演重要角色,而在《十月围城》中的惊鸿一瞥也吸引了一些粉丝去影院反复观看了数十遍。青春偶像正在以一种更加“生猛”的姿态,强势侵入电影市场。 众所周知,中国人历来注重内外兼修,电影也是如此。电影创作应表现出对于艺术美感的追求,优秀的片段往往给人以美的享受。演员的选择是电影能否成功的重要一环。从电影自身出发,对演员的选择就有着极高的要求,他们创造着我们概念中美的形象、浪漫的形象,使电影故事显得有血有肉,给观众以视觉的享受。演员不能光靠外表,却也不能没有外表。从这一层面出发,外表出众的偶像明星们自是比常人多了一分优势。 2.2018年夏天,许多以流量明星为卖点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上线,除了口碑依旧不令人满意,其票房、收视率和点击量也直线下滑,甚至连关注度和话题量也大不如前。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各自时代的偶像,每个时代的人们对偶像的认知会有所区别,但在差异化的表象之下,不同时代的人们又会对偶像的概念达成一定的共识,那就是任何优质偶像都应该具有过人的艺术才华、执着的敬业精神和良好的公众形象。然而,当下娱乐圈的流量担当们却颠覆了社会对偶像的这一认知。他们虽然集万千粉丝的宠爱于一身,拿着天价片酬和出场费,心思却没放在提高业务水平上。为了图省事、挣快钱,有的用念数字代替说台词,后期用配音弥补;有的为了缩短拍摄时间,远景全找替身代演…… 这种局面的出现并非偶然。当前,很多流量明星和其背后的操盘手一心只想着如何获取更多商业利益,全然不将艺人应有的艺术追求和文化责任放在眼里。而在这个互联网时代,操盘手深知注意力经济的重要性,不惜下重金蹭热点、抢头条、买热搜,利用各种软文硬广对艺人进行吹捧,将其包装成个性独特、举止可爱、外貌时尚、为人正派的“完美”人设,从而迷惑人心,让更多粉丝为之倾倒。 同时,社会风气对流量明星过度关注。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物质生活日益富足,娱乐生活逐渐丰富。在艰苦岁月被奉为偶像的科学家、工程师、解放军和劳动者,在娱乐风暴的席卷之下被放置于角落,而娱乐明星绚丽登场,成为新媒体的宠儿。传媒行业涌现了一批以关注明星一举一动为业的狗仔娱记,偶像的私生活成了人们社交生活的重要谈资,这种变化都给了流量明星存在的理由和安全感。 流量明星当道,引领着一股以白、瘦、小V脸为美的强势审美潮流,使原本多元化的审美标准取向日趋单一,会误导受众对“偶像”二字的正确认知。有的选秀偶像、流量明星大多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为了迎合某些粉丝的审美偏好,经纪公司会根据其外形和过往经历,给他们设定诸如叛逆少年、乖宝宝之类的人物形象,然后编织一些狗血励志故事和悲情人生经历,以提高话题性、关注度和同理心。于是,“真”不见了,“善”和“美”也无从谈起。C位出道是极小概率的娱乐事件,但在“劣币驱动良币”的定理下,其示范效应却非常强大。它给受众尤其是年轻受众营造了一个一夜成名的白日梦境,诱使他们放弃“脚踏实地工作学习,勤勤恳恳做人做事”的人生信条,去追逐“靠高颜值、耍机灵、抖包袱就能轻易成功”的幻象。 另外,这种病态的文化现象也会对传统艺术教育造成伤害。如果五音不全可以当歌手,演技拙劣能够做主角,那么传统艺术院校存在的价值就会遭到怀疑。 3.在当下中国,“粉丝阅读”成了一种时尚,什么时候流行看什么书,就像什么季节流行什么时装一样。一个阅读时尚出来,就有一大批消费者跟进。粉丝们看书,不是基于自己的判断,而是看周围的人在看什么书,自己心中的偶像作者出了什么书。围绕一个个明星作者,形成了一拨一拨的粉丝受众。粉丝的从众心理造成阅读的“羊群效应”。 我们常见到某畅销书作家签名售书时粉丝爆棚的场景。畅销书作家易中天在上海书展签售,创下了“半天签坏8支笔,两天卖掉万本书”的纪录。从市场角度看,这种现场直销的方式着实有效果,利用名家的“现场直播”,将粉丝们与偶像零距离地拉在一起。在签售现场,明星作者的签名更像是一场表演。书在这场表演中只是一个道具,真正的主角在书之外。“粉丝阅读”是相互传染的结果,它像流行性感冒似的,一个传一个,迅速蔓延成一大片。 “粉丝阅读”是一种狭隘的阅读。粉丝的心里,不可能海纳百川、兼容多元。在某时某刻,只会专注他心目中的偶像;至于偶像之外的作者,都是浮云。有人说,有这种强烈偏好的读者是可爱的、可贵的,但阅读不是搞情感派对,更不是精神结婚。阅读有情感的跟进,但当以理性为基础。常言道,读书明智,读书明理。如果读书读成一根筋,除了自己心仪的某某某,其他人皆不入眼,这就把自己读狭隘了。常见到,粉丝们在网上“站队”,为捍卫他们心中的偶像,大打口水仗,很多争吵不是基于理性,而是意气之争,上演“贴标签”“泼脏水”“约架”等桥段,搞得热闹非凡。如韩寒、郭敬明的口水战,双方的粉丝就贡献了车载斗量的“火药”和“口水”。这些表现,都让本该脱俗的文学蒙上了很多灰尘。 在正常的阅读活动中,读者与作者往往是一种平等的精神交流,彼此以书为媒,进行精神交往活动。这种交往剔除世俗性的尊卑利害,可以直奔主题,推心置腹。但“粉丝阅读”就不会这样,它是一种起点不平等的精神叩拜。一个在高处接受膜拜,一个在低处顶礼叩首。这种不对等的关系不是基于理性判断,而是基于一种感觉,这种感觉远离理性的批判。在浮躁的今天,清澈的文学阅读毕竟是稀缺的,于是就需要大量混沌的通俗文学消费,为文学阅读提供流量,为大众出版提供“群众”基础。正是这种成色不高的“粉丝阅读”,拉动了图书市场的繁荣。 否则,纯粹靠结结实实的文学阅读去支撑图书市场,实在勉为其难。“粉丝阅读”造就大批量的需求,也带来丰厚的市场回报。粉丝们越起劲,出版商和作者就会越开心。阅读被市场劫持,文学阅读的泡沫被吹得越来越大,致使文学阅读离真正的文学欣赏越来越远。文学的“粉丝阅读”不能没有,但不能大面积存在。它若演变为一种波澜壮阔的风潮,就不是一个健康的文化征候了。“粉丝阅读”造成一种虚假的文学消费繁荣,表面上热闹,但内虚得厉害。一阵风过后,可能是“一地鸡毛”。 文学虽不能成为一个时代最显性的力量,但它也不能在时代中缺席。因为文学能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为时代留下感性和心性的东西,它能生动地记录一个时代的欢乐与哀愁,为深陷时代旋涡中的人留存人的证据。更重要的是,文学能让滚滚红尘中的人意识到生命、生活的意义。文学存在的意义,不是为了诺奖或茅奖,不是为了GDP,不是增加空气中的雾霾,恰恰相反,它是一种洁净的力量,可以消除人们心中的雾霾,提醒人们不要陷于蒙昧和任性,忘记为什么出发。从这个意义上看,文学的审美和启蒙的意义要高于它的其他意义。但是,当下的文学片面追逐文学之外的意义,很多写作者和读者“功夫在诗外”,致使在非文学的路上迷失太久、太远,忘记文学的本真意义。文学不能走失,不能迷失,它亟须反思,真正的作家应该从“粉丝”廉价的喝彩中走出来,面对空前复杂的中国、纠结超重的人生,做文学应做的事情,让文学“回家”。 当然,粉丝也需要反思。粉丝之所以成为粉丝,往往以放逐理性和审美为代价。文学需要执着,但是不需要廉价的迷狂和愚昧的偏执。真正的“文学粉丝”必须具备起码的审美能力和反省意识。如今,很多粉丝并不是文学的知音,他们对文学的判断不是基于文学,而是源于对偶像的迷情。这种单恋式的偶像崇拜,遮蔽了真正的文学判断,也远离了文学的初心。粉丝是文学的一面镜子,有什么样的粉丝,就有什么样的文学。“空心”的粉丝无助于文学的健康成长。为此,粉丝应该告别冲动,把对偶像的单恋建立在对文学大爱的基础之上。这不仅对文学有利,对粉丝自己也是有益的。 4.连日来,网络主播频频上“热搜”:前有虎牙平台主播公然侮辱国歌被拘留,后有斗鱼主播大放厥词“如果我是日本人,我也侵略中国”被禁封。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7月到10月,几乎每个月都有网红言行失范触犯众怒的事件发生。 网络主播在公开直播中语出惊人,不仅有违职业操守,更让负面效应直线上升。不管个人还是平台,不论有意还是无意,只要进行着“一对多”的传播,就天然具备公共属性,理所应当遵规守法、谨言慎行。这些当红主播,粉丝人数动辄千万,在某种程度上俨然一个个小型媒体。如此信口雌黄,无法想象将荼毒多少人的价值观。 近年来,网络直播在给人们带来全新娱乐体验的同时,也因野蛮生长乱象丛生。从监管对象看,海量主体给监管带来难度。从主播数量上看,由于网络主播入行门槛低,导致群体迅速扩张,主播增速快于观众增速;从主播素质看,庞大的主播群体素质良莠不齐,而网络直播“以主播带动观众”的推广模式,导致部分主播为了吸引观众做出违规行为。 网络直播的本质是让用户与现场进行实时连接,受众与受众之间、主播与受众之间进行实时交流,是最真实、最直接的体验。因为其真实性,所以接下来会出现什么都是不可预料的,会给用户很大的想象空间和惊喜。但由于目前直播网站监管方式多为人工审核,很难做到及时发现、全面覆盖。 目前,网络直播行业尚未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大部分平台依然停留在用户为主播购买虚拟礼物、平台抽成的模式,同质化竞争严重。从成本角度看,除了视频存储、带宽和平台加大审核所需的人力、资源等成本开支之外,签约主播也是一项巨大的开支。因此,资金储备不足、缺乏竞争力的平台为了不被市场淘汰,往往对主播的审核比较宽松,甚至纵容部分主播一些“打擦边球”的违法违规行为。 网络直播作为典型的“互联网+业务”,具有融合性、跨区域及主体多元化的特征,客观上要求网络直播涉及的多个细分行业管理部门加强部门间协同监管、属地化协同监管及市场主体共同参与的社会协同治理。但目前各监管部门仍处于各自为战的局面,缺乏总体统筹。行业自律虽取得初步进展,但用户、行业组织仍未真正参与进来并发挥作用,社会协同治理仍需进一步完善。比如,网络直播涉及消费者权益保护要联合工商管理部门,涉黄等问题要联合文化部门,涉赌或危害国家安全的要联合公安部门等。 据了解,我国针对网络直播平台监管出台过多个规定。2016年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了《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要求从事直播的平台需持有《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并提出对主播实施“实名制+黑名单”措施,直播平台要对直播内容进行审核监管。此外,相关部门也开展了网络直播平台专项整治行动,查处和取缔了一批违法网络主播和直播平台,有效遏制了此类违法行为蔓延。但对于网络直播监管尚未形成长效机制,难以实行常态化、高效化、精准化监管,仍未达到最佳治理效果。 5.这些热播的电视节目您看过吗?《国家宝藏》《经典咏流传》专注对中华文化的溯源与传播,《人间世》《急诊室故事》切中医患关系等社会焦点,《儿行千里》实现百姓家风等正向价值传递,《阅读•阅美》为观众推介当代人喜爱的美文,《非凡匠心》《百心百匠》聚焦珍稀工艺和匠人精神……不抄日韩,不仿欧美,近年来,不少原汁原味的中国风电视节目赢得观众一致好评,观众朋友这么评价这一类传播正能量、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节目:“综艺节目终于来了一股清流。”“清流综艺”这个说法也应运而生。 “清流综艺”为何如此有观众缘?这些年来,观众对于电视节目的审美情趣发生了哪些变化?这些变化的背后又蕴藏着怎样的原因?全国人大代表、知名节目主持人曹可凡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清流综艺”得以盛行,是老百姓在更加美好的生活里对于文艺作品的新期待,是传媒人不断挖掘创新的新作为,也是大国文化自信的新表达。 “做电视节目,不能光考虑商业价值,也应考虑社会价值,作为传媒人,我们的节目应该多关注社会现实题材,呼应时代精神,为社会带来更多正能量。”曹可凡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宏伟目标,要动用全党全国全社会的力量,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我所在的电视台最近就响应号召,推出了一档精准扶贫的公益节目《我们在行动》。在这档节目中,主持人、媒体人、演员共同发力、深入调查,为贫困村、贫困户找出路,赋能造血,使之自力更生,达到良性循环。从节目的社会影响看,电视媒体在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战略、建设美丽中国等选题上,都是大有可为的。” 曹可凡指出,当下电视荧屏流行的节目,往往是高成本投入,低社会效应产出,对真实生活的反映和关切不痛不痒。站在新时代,积极捕捉反映生活、关切现实的生动素材,讲格调、讲责任地进行创作,深入地与人民群众产生情感共振,应该是电视从业者奋斗的方向。 6.粉丝经济与应援文化有关,最初是粉丝对偶像的支持。但粉丝们不满足于对偶像的“远处观望”,开始采取各种手段接近偶像,并试图参与到与偶像相关的日常生活及事业发展的“养成活动”中,逐渐呈现出高度的组织化、专业化、集体化态势。 粉丝的力量不容小觑,没有适当的引导很容易陷入盲目的狂热和非理性的状态,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扰乱行业准则、影响市场健康发展的事件,更是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在这种状况下,影视行业一些从业者试图照搬日韩模式,引领大众文化消费,把“粉丝为王”的错误理念植入影视创作生产的各个环节,过度追求消费者情感变现的短视逐利心态也暴露出冰山一角。 近年来,国产影视行业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不仅体现在票房、收视率等数字上,也体现在市场的大浪淘沙、观众的观赏行为日趋理性上。一些号称“为粉丝服务”,高价请来流量明星的影视作品,因其制作水准低下、艺术性缺失、价值观扭曲而遭遇口碑票房双失的败局。究其原因,是过度消费而不知培养,二是忽视了艺术创作的本质规律。偶像要健康正面向上才显可爱,作品要深刻有趣动人才能走心,无论粉丝喜爱的是偶像还是作品,都希望看到更多内容深刻、表演精湛的优秀作品,而非敷衍了事、毫无尊重可言的粗制滥造。 对粉丝经济要善加引导,应使其成为文艺创作的助力而非目的。文艺创作有其最基本的创作逻辑和规则,优质的偶像也有世界通行的塑造方式。对于创作者而言,需要放下身段,倾听来自各方的声音,用更纯粹、更专业的态度去对待艺术创作,让粉丝以更为理性、更易把握的方式参与偶像形象的建构。只要拿出满满诚意,制作出兼顾粉丝群体且具备主流文化影响力、让人喜爱叹服的文化精品,又何愁不能吸引到大批粉丝,何愁得不到最广泛人群的声援呢?
1.根据“给定资料1”,归纳概括出当下粉丝电影存在的原因。 要求: (1)全面、准确、简明: (2)不超过200字。
2.根据“给定资料2”,谈谈你对流量明星现象的看法。 要求: (1)观点明确,逻辑清晰; (2)论述全面,语言简明; (3)不超过300字。
3.根据“给定资料3”,谈谈你对画线句子“‘粉丝阅读’造成一种虚假的文学消费繁荣,表面上热闹,但内虚得厉害”的理解。 要求: (1)准确、全面,逻辑清晰; (2)不超过300字。
4.网络直播在给人们带来全新娱乐体验的同时,也因野蛮生长而乱象丛生。请根据“给定资料4”,草拟一份关于规范网络直播发展的建议提纲。 要求: (1)紧扣资料,内容具体; (2)语言得体,措施明确; (3)层次分明,有逻辑性; (4)不超过400字。
5.“给定资料6”中画线句子提到“对粉丝经济要善加引导,应使其成为文艺创作的助力而非目的”,请以这句话为话题,联系社会实际,自选角度,自拟题目,写一篇文章。 要求: (1)立意准确,思路清晰; (2)结构完整,语言流畅; (3)内容充实,条理清晰; (4)字数1000~1200字。

答案地址

点击查看答案

成成

每天,叫醒我们的不再是闹钟,而是梦想